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腹黑男神住隔壁:丫头,别跑! > 第117章 对视

第117章 对视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两只眨眼前对立的生物,隔着一步之遥,有些傻愣愣地那么对视着,很安静。场景有点奇异。
  
      他声音终于低缓地放出来,“上班时间去蹦极,那么好玩?”
  
      叶妮眨巴眼,想不到,他还记着这事。回,“我心里慌,想去放松一下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慌什么?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关主任,原来是李副州长的……的……”
  
      祁白若听到关静,撂下眼帘,往卫生间走。叶妮挡着大半个门,没让开。他拧眼,示意她别自找麻烦。
  
      既然已经说出来,叶妮鼓足勇气让自己说下去。“你们,你们,还,还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还还还什么呀!”
  
      “还……”叶妮就是吐不出口。
  
      他两手握到她脸上,猛然上红唇。放开了,取笑:“小笨猪,是不是想问还这样呀?”
  
      叶妮咬下嘴唇,默认状。
  
      他冷哼,“我要和谁有没有和你一点关系没有!记住小笨猪!”
  
      “那你管我去哪!”
  
      “因为,你签过字的,得听我的话!”
  
      不满,斜了两只白眼球看他。“你也答应过我!”
  
      “答应过你什么?”
  
      “你说,和我一起时不和别的女人……”
  
      祁白若握她肩上,不客气地将她移身后去,进去,关门。
  
      洗完,一开门,门前又一阵风卷进卧室。祁白若现在再不怀疑看花眼。好笑。真不知是怕他知道她等在外面,还是急着和他上床。
  
      还是腹内隐隐的疼痛,拿了他的手又捂到自己腹部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终于,引来他的疑虑。
  
      “捂捂。”
  
      他听着几分娇憨,不耻地一声笑。那手还是听话地服务在那儿,没再动。
  
      祁白若的母亲自k市过来。
  
      祁瑾红到达前与儿子电话联系了下。祁白若正没时间,便告诉也没告诉她过来之事,直接,罗长平驱车去接来,安排在他办公室歇息着,等祁白若忙完。
  
      罗长平与祁阿姨,似乎比她与她的儿子祁白若更亲近。平时电话往来,绝对比祁母子间要频繁。祁瑾红就是靠着罗长平的电话,不断了解些儿子祁白若的近况。
  
      祁白若往家打电话的时候不多,愿意和父母交流下自己情况的时候更没有。
  
      祁白若给罗长平叫来办公室,见到竟是母亲,愣下,嘴角窝一下,似个笑意,问候:“妈。”
  
      祁瑾红走近儿子,手往俊脸上抚,含笑嗔怨,“阿若,你挺好吧?生日怎么过的?让你回去一下嘛,不回!妈要过来嘛。你又说你忙,没时间。今天妈来还赶巧吧?你这大忙人有点空陪妈吃顿饭吗?”
  
      祁白若笑下,挽了母亲往外走,“走吧,回家。”
  
      罗长平道:“马上就吃晚饭了,现在回家折腾啥?我已经定地方了,晚上给阿姨接风,给祁补生日。你这家伙过生日也不说声,说什么我也和你喝几杯嘛。”
  
      看来罗长平的安排已经通过了祁瑾红,她拉着祁白若坐下去,笑道:“那咱们就不客气了,妈妈也来不了几回,吃罗大总一次!”
  
      罗长平哈哈笑,“别一次啊。阿姨在这儿呆多少天,咱负责安排多少天的饭。顿顿不待重样,保证阿姨绝对吃的开心。”
  
      祁瑾红呵呵笑,眼望着儿子。儿子脸上不见开心,也不见不悦,一如既往地,淡,淡淡笑着,透着这些年来一直的疏离感。暗叹声。谁让她当初一时魔障了似的,竟拿着儿子的性命要胁自己的幸福。在儿子的记忆里,留下一道抹不去伤痕。
  
      而她,二十多年里,甘苦自知。没唤回丈夫的心,又丢掉了儿子的爱。
  
      罗长平晚上宴请,不说。
  
      第二日,祁瑾红去展家。
  
      展研锋过世的父亲与祁白若的父亲白峻涛是同学,两家偶有走动。祁瑾红来d州,每次也会去看望下展家老太太。展家老爷子虽已过世,但昔日部级高官的虎威犹在,祁瑾红主动去亲密,自然也有些因为儿子离人家近,希望平时有个关照。
  
      并且,祁瑾红与展佳木的母亲与展研锋的母亲,还暗里想运作下祁白若与展佳木能亲上加亲。不过,两家儿女都不是受家长摆布的人,没敢冒然提出。便没等摆上桌面,展佳木就认识了彦南方。完全失去两家结亲的机会。
  
      不过,祁白若一直高傲地回避这些社会关系,更愿意凭借个人的努力,相对单纯简单地做他想做的事情。祁白若除与展研锋结下些同事兼朋友情义外,很有意淡化与展家的关系。平时去的不多,这次一样也没陪母亲去。
  
      祁瑾红在展家用餐。季春秋的电话打到祁白若这儿来,“听说你母亲来了?可是许多年没见了。当初很爱祁老师照顾,感念于心。这个,明天我请你妈妈吃个饭,帮着传达一声。你也一块陪着!”
  
      “好。”祁白若认为这应该没问题,痛快答应。晚上和母亲说了省人大副主任明天相请的事。
  
      祁瑾红没吭声。
  
      祁白若以为接着就听到一声答应呢。却没!要走开了,又扭回头,确定母亲的意思。
  
      祁瑾红淡淡道:“不去了,我们也不是很熟,见面有什么可说的?他是你外公的学生,家里挺穷,你外公当初挺照顾他的。”
  
      祁白若不在意,母亲去不去随便,他只负责通传。
  
      祁瑾红见儿子继续往外走,问:“还回单位?还值班?”
  
      祁白若暂停了脚步,望向母亲。两个还字,问出了祁白若的愧疚感。昨晚也是送回母亲来后他又回了单位。不过不是整夜值班,是值完班又去了叶妮那儿。
  
      今晚,他是想直接就去叶妮那儿。
  
      忽然有点汗颜。再怎么样,也是自己的母亲,老远来了,竟为了一点床第之欢,丢母亲自己在家。有点,过分。
  
      他改了主意,将要出门的脚收住在玄关处。换鞋。“不了。”
  
      可相对坐下来的母子却都有点找不到交流的途径。闷了半天,祁白若找到话,“妈,你什么时候走?”
  
      祁瑾红含笑嗔怨,“想妈走?嫌妈妈在这儿碍你事?”
  
      “不是。”祁白若其实也是表达一下对母亲的一点关心,可似乎这话听起来是容易产生歧义。又没话。
  
      祁瑾红笑一下,“你要不烦,我想多呆些天。你爸到学习去了,半个多月才回来。”
  
      “噢,没事,你尽管住下。就是,我平时忙,不是常回来,你有事给我打电话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妨碍你们?”祁瑾红问得谨慎。
  
      这房里关静的衣物祁白若懒于去碰去收拾,所以还在。
  
      祁瑾红往年来过,如今看到这家里依然有这些女性衣物,感觉上,似乎还是同一个女人的东西。说明,儿子这两三年不是单身态度,而且有很固定的女朋友。儿子也没回避过,可却一直不给她看穿用那衣物的人。还不能带出来见公婆?
  
      祁白若随便母亲认为,并不纠正。答:“没事。”
  
      “儿子,那个,你们……结婚了吗?”这话作为母子间的对话有点滑稽。可祁瑾红真有点拿不准儿子婚否。也不禁疑虑,莫不是已经结婚,玩得是新式花样,连去父母面前办个婚礼也省了?
  
      “没有。休息吧,妈。”祁白若简单回答一句,进了小卧。
  
      祁瑾红叹气,也回卧室。看来儿子不喜欢这话题,几句就烦了。或者,根本就不愿同她交流任何话题。
  
      相伴在一个屋檐下的母子,一晚没有多少温馨气氛地,过去。
  
      而这晚,叶妮又狂现“晕机”状态。
  
      最后彻底晕在床上,半死不活。可脑子活动起来。
  
      自上次减肥腹疼就开始算的经期时间,终于有点算清,四十几天没再来了!叶妮以前还是比较准的。可一次不准她也没盼得多迫切,省了许多的事情。
  
      叶妮开始心慌心跳,往传说中的怀孕想。
  
      第二日上着班找了个时间跑去医院。检验单没等完全递到医生手中,医生半只智慧的眼角斜来一下,便肯定地告诉了答案:“怀孕了。”
  
      叶妮怀孕了!叶妮身上发生了在很多女人那儿听说过的事情。怀孕了!
  
      叶妮慌乱的心里,有种很奇怪的感觉:她不是叶妮了!她怀孕了!
  
      祁白若晚上过来,第一次见她蹲坐在床角上的样子。抱腿坐那儿,眼睛望他一下,赶快移开。他拧一眼,先没理,洗去。回来叶妮还是那样。他靠过去,往她脸颊上轻弹一下,发出声唤某种动物注意过来的声响。
  
      叶妮又看向他,眼神羞怯。如初晨的东方,在他眼前,又细腻腻的升起了一脸红云。一下妖娆了半个天空,一股热血也一下撞到他胸口上。往怀里捞,“小笨猪,干嘛呢。”可他心中有点认为,她为他昨晚不明理由的不来,在闹小情绪。心中又腻又不屑,以为不会过来的痛快。
  
      却,他手刚捞到她腰部,叶妮便主动投过来,温软软挽上他的颈,唤:“若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干嘛。”
  
      我想和你结婚。
  
      “想我了?”等不得她的话,他开始调笑。
  
      我想给你生孩子,生小祁……
  
      “来……”他带着嬉笑在她耳根下碰触。
  
      叶妮交待完心声,又一下离开他,跑另一个床角去。
  
      “干嘛?”他眼睛又拧起来,脚丫子碰过去,“过来!”
  
      “我不想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不想什么?”语气又戏谑。
  
      叶妮知道他又要绕她,轻声地直接说:“我不行。”
  
      他眼光几分认真,打量她一下,“哪不行?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肚子不舒服。”
  
  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他身体一下探过去,瞧向她的腹部,疑问:“肚子疼?”
  
      没答。
  
      “说呀!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