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腹黑男神住隔壁:丫头,别跑! > 第107章 无奈

第107章 无奈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被逼无奈,签上。
  
      祁白若抖下纸,又看一遍,很舒坦。叶妮终于有了点后知后觉,提示,“我看过你的单据的,就几千元。”别乱赖她,要是向她要几百万,她这房子也不够抵押的!
  
      祁白若慢条丝理,“我说了,钱多少不重要。重要的是,我那玉坠是上等的和田玉,每种玉器都是独一无二的,是没有完全相同的,除非,人工仿制。玉坠是玉坠,钱是钱,你又没欠我钱干嘛还我钱?你得赔,我的玉坠!一模一样的玉坠。质地,花纹,成色,亮度,大小,重量……等等,统统得一模一样……”
  
      叶妮已扑上去,要咬他的肩。这笃定的事实,她根本无法赔付,她的房子就这么算他的了?!
  
      他没让她咬上,将她身体一环一翻,背部拥进怀里。退几步,抱她一块坐椅上。
  
      “你耍无赖!玉坠就你拿了!协议给我!”叶妮现在都明白了,她让他引坑里了。可已晚。
  
      他将协议更攥手心里些,警告,“你凭空污蔑是要负法律责任的!记住,这房子至少目前的所有权是我的,不准不经我允许在我房子里乱七八糟……”
  
      什么叫在房子里乱七八糟?叶妮疑惑的眼神。
  
      祁白若哼一声。说明白些,“我的房子不准乱带外人进来!”特别是展研锋!那家伙如今回来了,再三天两头往这扎。他不想老当房客给挤出去。
  
      真爽。知道几千年来妇女阶级为什么老是从属地位。而且动不动生气了就回娘家。都是因为住在人家的房子里!所以,祁白若这些日子里,竟也小媳妇一样受这花痴的气。现在好了!
  
      叶妮瞪眼半天,求其次。“好了,随便你了,那现在该还我玉坠了吧?”
  
      “谁拿了?什么还你?”叶妮又噘嘴。他手指上来又压下去,“再噘就真成猪嘴巴了!”他移她起来,进卧室。
  
      叶妮有点觉得他是给她拿玉坠,跟着。他从橱架里随便拿出来,丢给她,道:“我这儿还有一块,也给你戴了!小心点,别又弄丢了!”
  
      叶妮不用细看,就是那一块!坏蛋!“还是那一个!这儿是我打得结……”她将力证举他面前。
  
      “还敢乱咬!”祁白若一把提起她,“这两条一样吗?你没眼睛吗?这个,比那个大了一倍,值双倍的钱!你再丢了,你两套房子都赔不起!”
  
      叶妮又瞠目结舌。还有这样赖的!
  
      他将她更提近些,脸往下一压,狠狠啄唇上一口。放开,换衣。
  
      叶妮狠擦下嘴,两腮暴鼓。明知道受他欺负竟就是无可奈何。
  
      祁白若鄙视一眼,穿好衣服往外走,上班去。
  
      “坏蛋,坏蛋,大坏蛋!”叶妮恨声出来。
  
      可叶妮观在除了恨几声,更无了招术。最可利用的手段,轰,没等她认识到它的效用,已然给祁白若解除掉。现在连房子都给他赖去了,就是轰也是他轰她。没她轰他的份了!
  
      那坏蛋又给她几声招回来,再次宣示主权。胳膊将她一夹,说:“好好睡一觉,别让我回来再看到你眼上的黑眼圈。太丑!但也不要睡过了,中午做点好饭。我看看没事就回来,昨晚让你累个半死,没休息好。我中午得好好睡一觉。做好饭!做不好!我就把你轰出去。”
  
      叶妮暴瞪他片刻。给他一拥,她也满头扎进他怀里。
  
      给他欺负着,为什么就是这么幸福的感觉!真丢人!更丢人地问:“中午你想吃什么?”
  
      没特别想的。不过好象这花痴做的饭都挺有滋味。“随便。”
  
      祁白若担心叶妮天天陷在展研锋的温柔乡里,一时多虑。展研锋只在台里呆了两天,随韩台长等一行去国内有名的几个有线频道作交流学习。祁白若没去,可在家里也忙。
  
      都为视网互动的事忙。展研台那边管人事,祁白若这边忙业务。韩台一行考察回来,网站扩容前幕,人员招录考评工作就得全面展开。
  
      展研锋很难只有私心,虽然不愿叶妮从事那样奔波的工作,可她愿意报,他还是希望她能如愿。临行叮嘱,多看点业务书,尽可能多做准备。
  
      叶妮一下紧张起来,更注重控制食欲。希望有更好的形象展示在那天,便,有些以书为粮。真正的饭,除了给祁白若盯着,不得不吃,其他时候,十分减免。而这几天,可被祁白若盯的时候极少,连早饭他也常不吃就上班。
  
      目前总起来是,展研锋出差,祁白若超忙,苏晓闻有点闲时就扎罗长平家里帮他看孩子,罗长平便再没能邀请得动叶妮出去。
  
      叶妮进入一个可以一心减肥的较佳时段,少有干扰。
  
      而展佳木,给她的事务所给绊住了脚,几次打来电话,要一块吃饭,却又-临时推了。叶妮每次接到展佳木的电话都心忧一下,怕刚节几顿的食,又到展佳木面前补回去。听又推了,总嘻嘻笑,“没事没事,你忙。”
  
      “呵呵,妮,有时间我得好好审你一下!”
  
  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  
      “以前你肯定会嘴巴一噘,说。有事呀!”
  
      叶妮一听,是她的口气和语调,展佳木竟学得惟妙惟肖。咯咯笑。
  
      “妮你说老实话,到底有没有事情瞒我!是不是有人随时陪你吃饭,用不上我了?”可堂兄展研锋不在家,自然不会是他。“你要真瞒我,我可是会很伤心的!很伤心!很很伤心!!”
  
      叶妮惭愧。可祁白若让她绝对不可以说。对谁也不行!当然包括展佳木。
  
      展佳木一见她沉默,更像抓到事情的尾巴,逼:“快说,不说以后我知道了,咱们姐妹就再不要做了!我还有什么脸说是叶妮的好姐妹?我什么事不和你说?你却不和我说!”
  
      叶妮咬咬牙,还得死扛住。“你干嘛老刺激人家嘛,都不愿和你说话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呵呵,反正我觉得可疑。先这样了,我先忙了。”
  
      电话刚一挂断,肚子接着就发出无线频段:咕咕,咕咕,饿,饿……
  
      叶妮捧了肚子又埋进书里。
  
      祁白若晚间回来,忽然关心起展佳木来。“展佳木回来了?”
  
      “嗯。”
  
      “回来有事?”
  
      “南方出国了。”她就回来了!
  
      “怎么没见到她。”
  
      “她忙。”
  
      “忙什么。”
  
      “嗯……”叶妮已经没力气回答他。忽然这么多问题!
  
      “嗯是什么?”祁白若眼瞪过去。
  
      叶妮又从沙发上挺起些身,积攒一下精神,道:“好象,事务所她要转给别人吧。”
  
      一幅强打精神的样子!祁白若拧拧眉头坐过去,继续问:“展佳木回来呆多长时间?”
  
      “可能得十来天吧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没吃饭?”祁白若忽然这么一声。
  
      叶妮焉下去的身子又挺起来。摇头,“吃了。”
  
      其实没吃。本来她是想熬到这时吃点的,早吃了怕撑不到很晚。到睡时,腹内空了,睡觉很难熬的。特别,床上给他折腾半天后。
  
      可谁知祁白若这几晚都回来的很晚,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了?他一回来,她怎么再吃呀?肯定又让他不知怎么罗嗦:怎么现在吃?怎么吃那饭?然后就上升到品性问题。怎么这么懒?怎么这么没规律?笨就算了,又懒再邋遢,真是猪性……
  
      叶妮现在发现,这讨厌鬼很有唠叼管闲事的天性。怕是真老了时,她得听得耳朵磨茧。
  
      老了时……叶妮忽然意识到这个词,好是,隆重盛大。眼睛不禁望向他,眨。能和他一直到老了时?望在俊逸的脸上,更散下神。纤柔的手指轻摸上去,滑过,落下。细细冷冷,诱得他皮肉下很一抽搐。
  
      他一把将手攥住,又按回脸上。手心,脸上,都立即一团冰意。眉间一收,闷,“怎么这么冷?”
  
      可能她这些天狠劲节食的成果吧,从来温热的四肢,这几天老是冷的。也浑身软……一歪,软进他怀里。“好暖。”
  
      他眉宇轻皱下,心里一腻。赖相!越来越会撒娇讨宠了。“困了?”
  
      “嗯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就先睡嘛,笨蛋。”谁让你一定等到他回来了!祁白若眼光又在她脸上挑拣。
  
      叶妮便觉得脸上给他盯得一包一包地鼓,像被他种进某种苞芽般,正阳光下生长。脸上拐巴拐巴,有点不得劲。两手自己捂上,只闪着眼晴指缝里看他。
  
      他冷脸下又一阵笑意,汩几汩,淹在心间。重复前话:“展佳木能呆十几天?”
  
      她又敞开手看他,感觉,他今天这么关心展佳木。“佳木,怎么了?”
  
      “谁说她怎么了?”声音又冲。
  
      嘟嘴。他伸手往她脸颊上脆拍两下。嫌恶了一鼻子两眼睛,站起来,往里走。可心里一声暗叹:还好,他要出国呆十天左右,展佳木正好在,这笨东西就有个依靠了!
  
      祁白若洗浴完,直接进卧室。一般这时候,叶妮不在卫生间门外等他出来,就是在床上。竟没有。
  
      他又转回客厅。她趴沙发,散着一堆。拧下眼,叫,“笨东西,还趴那儿干嘛。”
  
      叶妮抬起头,看他,有点可怜相,“我想睡觉。”
  
      “睡去啊。”
  
      “只睡觉。”
  
      他嘴角一鼓,一点笑意差点迸出来。“不睡觉你还想干嘛。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不要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要什么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不舒服。”天天吃不饱,却要喂他饱的日子不是一般若。叶妮知道了为什么叫饱暖思**。她现在不思。
  
      “哪不舒服?”他更走近,认真看她。
  
      叶妮觉得他在验证。怕给他验出来,想出个更玄妙的词汇,“没哪,就是生理不舒服。”
  
      还有生理不舒服这事?嗯,女人的事挺多。俯身抱起来。叶妮又预见到被扔到床上的一幕,身体有点挺,“我不想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想什么?你不说明白我怎么知道你到底不想什么?”
  
      “我不想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?”
  
      “我想睡觉。”
  
      “睡去就是。”
  
      “是闭上眼睛就睡。”
  
      “谁睁着眼睛睡?”
  
      “嗯~”她觉得他成心。“你离得我远一点睡。”这样总清叶了吧。
  
      “不行。我爱离你远就远,想近就近。”
  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