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腹黑男神住隔壁:丫头,别跑! > 第106章 确实

第106章 确实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“你是说,你对嫂子早就,就……”展佳木惊愣。而且不难听出,三个月后,他心里,确实有了人。
  
      “我有时候琢磨,怎么才能叫爱一个人了?感觉并不知道,也一直不知道自己爱不爱她。好象相处的也挺不错,对我们的关系,从头到尾也没有任何反对声音。自己也觉得应该就这样吧。可我真的不喜欢那段国外的婚姻生活,不喜欢那段呆在国外的日子。”
  
      “也许你就是不喜欢在国外,我问南方,他说他也不喜欢。他理解你一定要回来的感觉。对这种感觉,男人会更明白一些。南方说,有责任心有抱负的男人抛弃自己的国家,去享受人家的优越生活,会时刻感觉一种耻辱。哥,我也理解!我想嫂子也会理解,所以我想她总会回来。嫂子会为你回来的,我相信她一定会这么做!”
  
      “我,也相信。她说一年后回来,可三年后她也没回。她说再等一年,她参与的那项科研还没过解冻期,得再等等才能回来。”
  
      “对呀,她是有原因的,也有她的不得已,不是不想为你回来。”
  
      “可是,八年了!分离没有思念,分手没有痛苦,相处时很平淡,这真的是爱情吗?即使真的是,哥有时也闷!可我还是一直懒于去改变。一直坚持了八年!可原来,不只我一个人失望,她也是。她抱怨我太冷淡。我才知道,并不是我坚持就可以大家都满意。她真正要的,可能我真的给不了她。”
  
      展佳木张张嘴,无语。仍可惜,“我觉得嫂子人很好,对你也很真心。”
  
      展研锋叹一声,“不用和家里说,他们反正也都习惯了我这种状态,说了倒跟着心烦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是怕我们知道了烦你吧?坏蛋!”
  
      也有点那意思。展研锋无话。
  
      “你……哥你喜欢上妮了?”展佳木说的吞吞吐吐。
  
      展研锋听闻此问,已一股热流穿心而过。是,不用多去思考。展研锋内敛低调的情感世界,从没有过一种强亢音符弹跳得他静躺在床上的身体,会无法躺住。那里面有太多热切地向往。
  
      不过,他现在不具备表达出来的资格。
  
      此处无言,已千语。展佳木默然。一会儿又闷声道,“妮她也对哥……”有意思了?
  
      展研锋不禁几分凝眉。叶妮对他有意思吗?他感觉不到。可她愿意与他亲近。但这份亲近里,是来源于叶妮自己情感的驱使,还是来自佳木的关系?他说不清叶。而当他以后可以更多走近她时,她也一样,会与自己相同的速度,靠近他吗?
  
      此处无语,也有声。展佳木看得一样明白。妮还是毫无知觉的!不禁心中小波动:自己的好友好姐妹,自己喜欢的哥哥,真能幸福地走到一起,也真是一场美事。……不,不要,还是心疼那可怜的嫂子。妮总会有好归宿的,还是让哥哥嫂子幸福的好。那就都幸福了!劝,“哥,你不要搞得乱七八糟,你不要伤害嫂子,也不要伤了妮。你……”
  
      展研锋知道她的意思。淡然一笑,“你哥没那么激进无耻。……下吧,到家了。”
  
      车子一直向着家中行驶。展研锋认为佳木让他陪去办事的意图,应该就是想和他说这番吧。
  
      展佳木没其他异议,可更多了份不放心,有心叮嘱,“哥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好了,就怕你们这样!”展研锋叹气,“你知道就算了,别再和家里说了!”
  
      放下展佳木,展研锋驱车回单位。
  
      展研锋先到总编室,向周主任等含笑问好,然后直接叫叶妮,“妮,跟我来一下。”
  
      展研锋还回避着在叶妮面前露出不该有的感情,可从不回避在外人眼里与她的亲近。他没觉得这有什么不道德。首先,他爱上叶妮是在他的原有感情完全变异后产生。而且,他的离婚已成定局。当事人都没意见,只差手续来最后决定的婚姻,已经不涉及婚姻道德问题。
  
      叶妮跟展研锋来到九楼他的办公室。她第一次进来,四下看。
  
      “坐下。”展研锋微笑着招呼她。
  
      叶妮嘿嘿笑笑,坐他对面。“展大哥,你是领导哎。”
  
      “嗯。”展研锋听这语气可笑,点头。“怎样?”
  
      “在领导的办公室我从没有坐下过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展研锋纵声笑。“傻丫头。那你以后常来坐。呶,那有大沙发,没人时你还可以躺下。”
  
      “呵呵,嗯。”叶妮当他开玩笑。
  
      “妮。”展研锋面孔严肃下一些来,“你报了热线记者?”
  
      “噢,展大哥你也知道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当然。我分管人力资源,就等我回来一块弄这事了。……你怎么报名了,为什么?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想了。就报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呵呵,就这么简单?我虽然没从事过具体业务,可我完全知道,这一行很辛苦。做热线记者不是那么轻松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  
      “会经常加班。现在你在总编室都有时会失眠,做记者那就更保不准什么时候睡觉,什么时候不被打扰。而且,这行,很危险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……会努力做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不怕你不努力,是不想你很辛苦。你一个女孩子,也没到处跑习惯,安稳点,做点事就行了。”
  
      叶妮噘嘴,“展大哥也觉得我笨!”
  
      “呵呵,很多人说你笨啊?说了?那你是为了不让人说笨报热线记者?傻丫头,管别人怎么说干嘛?就算你真笨,对你好的人还是会对你好的。你变聪明了,能干了,那些不相甘的人夸你了,又有多大意义?
  
      为你自己,为喜欢你的人生活合适,还是为那些看不上你的人活合适?做你自己。我笨我喜欢!你不笨展佳木也没喜欢你,展研锋也没喜欢你!说明我有我的聪明和长处,也招人喜欢。说明你也有笨的一面,不是人人都喜欢。”
  
      叶妮咯咯笑起来。展研锋开导人总能独出一径。
  
      “是吧?是这道理吧?”
  
      是,倒是。可关键是那老嫌她笨的人,她也想让他很喜欢。推脱,“报上名了,再改不好吧。”
  
      “没事,我帮你划掉就行了。不是报上名就能行,还得经过好几审。初审,主要是对内部人员,觉得不合适的就拿下来。二审,看综合条件。第三步,笔试。第四步,面视……”
  
      叶妮更不想这么就退出。展研锋这儿知道,是他让她不报的。别人那儿,看到却是,她第一审就给拿下来。祁白若更要不知怎么糗她。“那那,这么多审,我不一定最后就能通过的,还是试试再说吧。”
  
      展研锋认真看她会儿,问:“你是真的想试一下?”
  
      嗯。她点下头。
  
      “好吧。”展研锋不勉强她,“愿意,锻炼一下也行。你是静惯了,思动。佳木是从小蹦达到大,现在,恨不得天天窝家里。这丫头!呵呵,结了婚真是不一样了!”
  
      叶妮也笑。报名之事,展研锋这儿一通过,她的不自信又上来,问:“展大哥,你觉得我一点不合适?”
  
      是,不合适。他也不愿她很合适。不过,不想打击她。“做什么事都要先有信心,然后可以尽人力,听天命。努力试试嘛。确实,有些事,不是适合所有人去做。”
  
      展研锋的话总是这么周到全面,不全盘打击,也不盲目鼓励。温温和和地暴露观点,让你忍不住很是想听从的感觉。叶妮嘿嘿的笑,“展大哥,你最适合当教导员。”
  
      “呵呵,看出来了?这说明你很适应人力资源部的工作。不行,你来人力资源部,以后接我的班。”
  
      叶妮呵呵笑。“等你退了我就老太太了!”
  
      “小傻瓜呀。你还让大哥一直这位子上坐到退休?对我要求太低了!”
  
      叶妮又咯咯欢笑。
  
      他又说:“人,都是各有所长,也各有所短。不用妄自菲薄。让我慢慢说点话还行,要我去做祁那工作,我还真有点怵。我说的没他好,跑的没他快,长得不如他帅,脾气没他冲,冲,有时是激情的代表。不管做记者,还是做主播,都干不过他。可我有比他强的地方。我可以做人力政工,他就做不好。和人几句话,讲不通,就会变成,你,听着就行!做去!”展研锋神色一变,言谈表情具有三分祁白若的冷脸相。
  
      叶妮哈哈笑。又道:“展大哥也很帅。”
  
      “真的?”
  
      “咯咯,嗯。”
  
      说曹操曹操到。门给嘟的随便碰撞一下,算作敲门,接着就给推开。进门冷眼一扫。早听门缝里挤出的笑声,早有点忍不住。有什么可乐的,给这花痴笑成这样!
  
      展研锋伸伸手,请他坐。
  
      祁白若自然地坐到叶妮对面,展研锋的办公桌对面的另一把椅上。
  
      一时无声。祁白若看向展研锋,“再说啊展台,我来了就没什么乐事说了?不让我也听了高兴一下?”
  
      有办公桌的阻挡,展研锋看不到,祁白若说着这些话,一边无聊地用脚碰撞着叶妮的脚。这儿,展研锋的地盘,里面坐着展研锋,他和叶妮坐的再近,任谁进来也想不到他和叶妮怎样。
  
      叶妮也有这认识,祁白若来了,更贪恋地坐着,不想走。
  
      两人便都有点无耻。依障着办公桌的遮挡,暗欺这位标准的叶妮的暗恋者,和强劲的祁白若的情敌。来来回回,磨磨蹭蹭,脚上搞暧昧。有一搭没一搭地给展研锋找话题。
  
      展研锋又提叶妮的事。“这丫头,报名热线记者了。看来还很有想法。”
  
      祁白若暗哼一声。丫头,叫得满口腻!笨丫头!奚落:“噢,来走后门的!很有本事嘛,后门走得挺有准头啊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没有。”叶妮急忙分辩。她通不过考评也便罢了,通过了还要给他按个走了后门的名目,多冤!
  
      展研锋笑,“放心,这后门我把得严着呢。”是事实。他保持公正便是了,本也不愿叶妮栉风沐雨地出去跑,当然不会多帮她。
  
      “那就好!我看着呢,你这妹要能通过,我就告你营私舞弊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哎,你!你意思是我肯定是通不过了?通过了那就是假的?”
  
      祁白若只对着展研锋说话,“看来没笨到家,还能听出点来!”
  
      展研锋呵呵笑。“是啊,你不要小瞧人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哪敢,哪能,哪会,我大瞧都瞧不出啥可瞧的,还小瞧!”
  
      叶妮脸上娇嗔,噘上嘴。展研锋只当是在他面前的娇态,望着笑。
  
      祁白若忽然停了脚上的运动,冷声,“你让她走不走?不走我就先走了?”
  
      咦--叶妮暗里运气。不等展研锋再发话,站起来消失。
  
      晚上,电视台部分高层小聚,欢迎展研锋归来。祁白若也在座,算个例。不细述。
  
      祁白若回到叶妮的住处时已很晚。门,不等他钥匙碰到,已从里面打开。叶妮身着大睡袍,裹着无限白痴相,在矮他大半头处,仰脸看他。祁白若心里就忍不住想欺负一下,往脸上一拍,拍走她,“别碍事!赖皮狗一样,到处绊脚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