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凰归銮之一品冷后 > 274大戏一场

274大戏一场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  
      “所以呢?易安是因为自己是北越人才故意到离宫亲近你与太后,继而照顾敬王殿下?”
  
      顾沛蕖闪着幽深的眸子,切切地询问。
  
      宇文焕卿点点头,继而又摇摇头:“可以这么说,但是不完全正确。她不仅是北越人,她出自北越谍影府,是北越谍者。她身怀武功隐匿于宫内,想必当初是为了保北越公主魏子烟的安全。而后北越国破,她自然深藏了国仇家恨隐蔽于宫中,一来照顾公主唯一血脉焕渊,二来便是伺机报仇!”
  
      顾沛蕖越听越害怕,真难想象这样的人在太后身边多年,若是她一个坏心思岂不是太后与皇上、公主都会有性命之忧。可是在这么多年过去了,她为何迟迟不动手?
  
      “皇上,若是她心怀不轨,为何二十几年都不曾对你们母子下手呢?”
  
      宇文焕卿平躺下来,看着卧榻上方繁复的花纹,叹了一口,无奈地说:“因为当时朕什么都不是,不是太子,不受重视,母后也只不过是冷宫弃妃。于她而言,只不过同是天涯沦落人罢了!所以,她许是看在母后对焕渊视若己出的情分上,迟迟没有动手吧!”
  
      他的语气很轻柔却又很哀伤,曾经与自己亲近异常的人心怀叵测,到底还是伤了他的心,因为顾沛蕖知道他待易安如自己老人一般,甚至亲过乳母。
  
      顾沛蕖抬起他的手握着,放在自己的脸颊旁给他温暖:“那后来呢?皇上登基后,她也有很多机会啊?她为何迟迟不报仇呢?”
  
      “因为她想要的更多了。以前,她是杀之后快,后来她才发现,杀了一个宇文家的子孙,还有朕这个宇文皇子为继,实在太杯水车薪了。所以她换了一个方法,她要让有北越血脉的皇子当皇帝,继而为北越公主平反,为北越遗民做主,最好能复北越国如初!”
  
      宇文焕卿用指腹抚摸着顾沛蕖的脸颊,神情淡然,可是顾沛蕖却见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变得惶恐起来,她腾地坐起身,切切地问:“皇上,你是说易安这么做完全是为了宇文焕渊吗?这怎么可能,若是如此,那么她为什么?为什么?”
  
      顾沛蕖是聪慧的,她说不出口,因为她已经知道为什么了?
  
      易安迟迟不对太后与皇上下手,是因为宇文焕渊羽翼未丰,不足以登顶皇位。宇文焕卿登基之时,前朝有顾玉章掌权发难,后宫有顾玉眉掌定乾坤,所以如此情势下,易安是不会动手的,她要的是坐收渔翁之利。
  
      想到这,顾沛蕖的眼光暗淡了许多,若是宇文焕渊一早便知道易安的身份,那么他现在执掌御信军,而顾玉章又前往晋中,此时向宇文焕卿下手就最为稳妥了。
  
      届时,宇文焕渊大可将弑君之罪推为乌不同与顾玉章的合谋,继而按照宇文焕卿原定的计划,讨逆顾玉章,讨伐南诏国,而那时宇文焕渊便可名正言顺的登基为帝,还得了民心,建了功业。
  
      “苒苒,你怎么不问了?以你的聪慧,想必已经想通了这关节,也知道朕为什么把母后和初云迁到了初云别院,也知道了朕为什么让你去南宫暗影府住了吧?”
  
      宇文焕卿一只手臂撑起了头,抚弄着她的发丝,将她稍显蓬乱的头发捋平顺。
  
      顾沛蕖眼中满是热泪,她想到与自己很早便识的宇文焕渊,想到了身怀有孕的雪灵娈,她克制情绪平静的问:“皇上,您预备怎样对待敬亲王?”
  
      “朕现在不知道他到底知不知道易安的身份,若是不知,他知道了会作何反应?若是他知,朕不会动他,但是御信军的军权朕是要收回来的。朕不想让当年的惨烈再演一遍!”
  
      宇文焕卿愁眉紧锁,满是愁绪,他将顾沛蕖安置在自己的怀里,轻声地继续说:“朕要用易安引出一个人,那个人传授朕与焕渊武功,亦是北越谍者,但朕想知道的是他到底是谁!”
  
      顾沛蕖无奈地闭上眼睛,曾经以为因为她而搅动了大梁的风云,原来即便没有她,宇文焕卿也不能独享这万世太平,该来的终是躲不过的。
  
      她紧紧地闭上了眼睛,让自己尽快沉到梦中去,那里才是她不愿意醒来的地方,可是一个助益宇文焕卿的计划却在她的心中悄然而生……
  
      第二日一早,顾沛蕖便由沐清坞经骊江乘船而去,而宫中却开始流传起贵妃冤魂索命黛鸢的流言……
  
      就这样又过了三日,乌不同此时在大梁驿馆早已经是如坐针毡,因为黛鸢的死让他知道自己与大梁已经再无结好的可能,而宇文焕卿也不会放过他与南诏国。他现在唯一的救命稻草便是顾玉章,他内心期望着顾玉章会按照临行晋中时对他许下的诺言——顾玉章揭竿而起之日便是南诏亦会出兵勤王之时。
  
      可是眼下,他最担心便是宇文焕卿何时下旨让他离开锦陵,想到这,他心中抑郁便仰头将一坛子酒都灌了下去。
  
      正爽快间,一只银鞭扫了过来,将那酒坛子打了个粉碎,娇俏带怒气的女声响起:“王兄,都什么时候了!你还有心思在这灌酒?大梁皇帝什么时候放我们回南诏?”
  
      原来来得不是别人,正是钟玉别,思念南诏的她早已经在锦陵呆得不耐烦了,况且此时的情形愈发微妙,连她这个不谙政事的人都知道乌不同得罪了大梁皇帝,自己说不定都有性命之忧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以为本王不想走么?本王已经请辞三次了,可是宇文焕卿却迟迟不肯下通关文牒,每次我问起归期,他总是推三阻四的!”
  
      乌不同愤恨地瞪了一眼钟玉别,满嘴酒气的吞吐着心中的不悦。
  
      钟玉别一听更加心焦,不顾尊卑地喊道:“这都怪你,你与顾玉章合谋害死了皇上心爱的女人,皇上这是要报复我们了!若不是因为你贪恋顾沛蕖的美色,也不会有今日的大祸,你自己倒霉不要紧,你可不要连累了我,连累了南诏国!”
  
      气急了的乌不同掀翻了桌子,眼睛中满是怒火,暗红的血丝布满了眼球,他凌厉的目光像铁爪一眼撕扯着钟玉别,咆哮着骂道:“你放肆,你怎么敢这样与本王说话!来人啊,把公主给本王绑起来,堵住她的嘴,她再胡言乱语就割了她的舌头!”
  
      “你敢!”
  
      被激怒的钟玉别紧握银鞭,像一头嗜血的狮子瞪着她的一母同胞的兄长。
  
      他正与钟玉别对峙僵持,却迟迟等不到南诏的兵勇进来,却隐隐有风从门口卷了进来。
  
      突然,一个身着碧青色云纹华服,外罩墨绿影纱衣的男子踱步走了进来,身后则跟着月白色竹叶纹袍服,身姿俊朗的一男子。
  
      来得不是别人,正是南宫清与南宫澈。
  
      二人甚是灵动潇洒的走了进来,却正好在门外听了一出兄妹内讧的好戏,不禁嘴角都挂着笑意。
  
      “南诏王,本公子奉皇上旨意,特来为南诏王送通关文牒的!”
  
      南宫清抖了抖扇子,收了起来,从袍袖里拿出了文牒,笑着说:“皇上知道南诏王思念故国,恨不得插翅飞回南诏,所以就不留南诏王过端午节了。请南诏王即刻启程返乡!”
  
      说着,便将那文牒放在了一旁的几案上,南宫澈见二人呆滞良久,便冷声询问:“怎么?你们兄妹二人不领旨谢恩么?难道还不想走?非要吃了大梁的粽子,看了大梁龙舟才肯离去?”
  
      钟玉别一听赶紧跪地接旨:“谢大梁皇帝隆恩,皇帝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  
      乌不同回过神,却没有急于接旨:“南宫大人说即刻启程是什么意思?难道皇上不亲自相送么?还有我们怎么也要整顿一番,怎可此刻便走?”
  
      “皇上政务繁忙就不来送王爷了,由我兄弟二人代为相送。至于启程的日子就是今天,你的属下兵勇思乡心切,此时已经在外边收拾的差不多了!不如请南诏王出去看看?”
  
      南宫清嘴角扯出一丝讽刺又寒凉的笑意,将手中的折扇轻轻一盏,优雅而清俊。
  
      乌不同心急火燎地跑了出去,却见一众人确实整装待发,只是他们手中的兵器被收缴大半,被御信军团团围着。
  
      “皇上这是何意?我兵勇持刀剑而来,自然要持刀剑而归,我们又不是战俘,何必缴械?”
  
      乌不同一把摔下殿门,满眼愤恨地诘问。
  
      “南诏王怕是误会了,皇上如此安排自然是护你安危,当初你来的时候是属国之君,为大梁的客人,自然是以礼相待。而今锦陵百姓因宸皇贵妃薨逝而伤感不已,将这满腔怨气都归于您的身上。若是看你们持剑而招摇于世,怕是要激起民愤啊!”
  
      说完,南宫澈走上前,将门轻轻合上一扇,嘴角漾洒着些微浅笑,转身对钟玉别说:“玉别公主,请吧!”
  
      钟玉别闻言,虽然知道此行凶险还是跟了上去……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