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凰归銮之一品冷后 > 274大戏一场

274大戏一场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夜凉得如水一般,顾沛蕖早已难掩疲惫,可是心中却多了几分欢喜,将将踏出衍庆宫,她便将帽子复又戴了上,让人看不清面貌。
  
      只是明亮的光却从眼前传来,她微微一抬头见宇文焕卿正在等她,不待她说话,便将她打横抱了起来,径直抱进了早已经准备好了轿撵内,顾沛蕖进了轿很是惊慌,小声地询问:“皇上,你怎么来了?还带着天子仪仗,若是让人瞧见臣妾岂不是功亏一篑?”
  
      宇文焕卿安顿好她,亦坐了上去,附在她耳边轻声地说:“朕不叫他们抬头,谁敢僭越,再者人家还以为你是德妃呢!这人都要走了,起码在宫中也得留个受宠的名声呐!”
  
      顾沛蕖想想好笑,此时怕也只有他可以这样没脸没皮的了。
  
      宇文焕卿将她拥进怀里轻声说:“累了这么许久,你安生地靠一靠!简严,起驾去芷兰宫!”
  
      轿撵四平八稳地被抬了起来,顾沛蕖打了哈欠,靠在他的怀里感受着久违的温暖与体贴,可是不禁狐疑:“皇上,你带‘德妃’不应该去紫宸宫的函恩殿么?怎么去芷兰宫呢?这不合理哦!”
  
      “她走那日,朕自然要赐她沐清坞沐浴了,这只不过是打个前站,怎么会不合理呢?”
  
      宇文焕卿看着自己怀里本昏昏欲睡的可人儿,突然来了兴致瞪着眼睛问:“那密道也要暴露给章龄妤么?”
  
      “自然不会,朕会命人让她服下安神汤,人未醒之时便会被送出宫去了!”
  
      听到他这样说,顾沛蕖才安心地躺靠在他的怀里继续闭目养神,过了许久才含含糊糊地问:“焕卿,我不明白,我在敬亲王府住得好好的,你为什么又将我迁到了南宫暗影府呢?你是不是还在考验我?难道你真的要耿耿于怀一辈子么?”
  
      宇文焕卿被她这样一问竟然有些不知所措,他在心中反复思量要怎么宽慰她,最后抚着她的头发说:“朕曾经是对此耿耿于怀,可是事情已经过了。朕怎么会再反复无常呢?朕将你迁进南宫府是有别的原因的!”
  
      顾沛蕖昏昏沉沉地撑起身子问:“真的?您没骗我?”
  
      “朕此生都不会欺骗你!只是此事朕有苦衷的,不能现在告诉你,不过朕答应你,会告诉你的!”
  
      顾沛蕖对着他深邃而镇定的眼睛,似乎很是笃定他所言非虚,便又如一只猫一般钻进了他的怀里继续半睡半醒。
  
      转眼到了芷兰宫,一众人待皇上下了轿便跪地恭送,顾沛蕖小心地瞥了一眼确实未见有人敢抬头的,这让她有点羡慕宇文焕卿的御人有术,他人若是自己也有这样一批忠心耿耿的奴才就好了。
  
      到了绮宵殿,殿内果香四溢,笼着丝丝的暖意。见到熟悉的一切,顾沛蕖倍感亲切,她走到卧榻前坐了下来,不住地伸手摸着以前自己睡着的软枕等物。
  
      “主子,奴婢瓷青拜见娘娘,娘娘千岁金安!”
  
      忽然,瓷青略显激动而颤抖的声音从下面传来,顾沛蕖一抬眼便见喜极而泣的瓷青正捧着一碗八宝奶酪跪在那。
  
      而身后的宇文焕卿则眼含笑意的看着她,顾沛蕖莞尔一笑,赶紧上前扶起瓷青,劝慰:“又不是见不到了,怎么还生出泪来了?这段时间辛苦你了。这宫中依然如故,半尘不染,一看就知道你是用了心尽了力的了!”
  
      “奴婢是想念娘娘罢了,这泪水也是欢喜的。这是奴婢亲手做的八宝奶酪,知道娘娘现在是双身子,喝不得别的,所以一早便熬好了,等着娘娘过来!”
  
      瓷青将白玉碗盏放在一旁的几案上,满眼期待地看着顾沛蕖,顾沛蕖拉过她的手轻轻地拍了拍:“瓷青,你再忍些日子,以后我们主仆再也不分开了。今儿倚画和浅笙随本宫一道回来的,你去找她们说说话吧!”
  
      瓷青拭了拭泪,赶紧喜笑颜开的见礼退了下去,还不忘带上了殿门。
  
      宇文焕卿见殿内只剩下他们两人,不禁有些小激动,他赶紧端起碗盏吹了吹,笑意吟吟地说:“苒苒,朕来喂你吃夜宵!”
  
      顾沛蕖狡黠一笑,坐到了床榻上,微微嗔怪:“臣妾自己又不是不会动,不劳皇上大驾了!”
  
      “就让朕喂你吧!好不容易你回来一趟,还不准朕好好与你亲近一番么?”
  
      宇文焕卿一脸坏笑地端着碗盏跟了过来,坐在床榻边上,舀了一汤匙的奶酪递到了顾沛蕖的嘴边,而他的眼睛却不住地打量她的脖颈,继而向下移动。
  
      顾沛蕖佯装不见,淡淡地说:“皇上,南宫清天天与臣妾诊脉,说是胎像稳固,但是还是要小心保养。所以,皇上你这登徒浪子怕是还要当上一阵子和尚,等到皇儿出生后方可还俗啊!”
  
      宇文焕卿被这样一说不禁脸颊绯红,倒是十分可爱,只是嘴角抽动了几下,按捺住了自己本想说得话:“苒苒,说笑了。朕知道轻重缓急,自然一切都以你们母子安泰为重。朕…忍得住!”
  
      嘴上这么说,心里却将未出世的孩子骂了一遍,最后还念叨着:“可怜天下父母心啊!”
  
      顾沛蕖被他逗得又想笑,又不敢笑,二人打打闹闹间竟也让她将一碗奶酪吃见了底。
  
      正准备睡下,却听见简严在外边通报:“启禀皇上,易姑姑又差人送三鲜鱼丸汤来了。皇上,今儿这汤进得晚,您还吃么?”
  
      宇文焕卿听到这,脸色一沉,面容冷峻:“端进来吧!”
  
      顾沛蕖倒是觉得很奇怪,她听说太后和初云到落霞山的初云别院小住,怎么这易安还在这?而且,她以往是侍奉太后的,怎么倒照顾起皇上来了?
  
      简严将汤水端了进来,顾沛蕖倒是闻到了鲜美的香味,便走下榻来一探究竟。
  
      “哇,好香啊!皇上您吃么?你要是不吃,臣妾吃了!”
  
      说话间,就伸手去拿,简严一脸惊慌,却见宇文焕卿一个箭步奔了过去端起那汤便倒进了一旁的痰盂内,轻声喝止:“苒苒,这汤喝不得,有毒!”
  
  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宇文焕卿将碗盏放在了捧盘上,给简严递了个颜色,简严会意便端着汤盏出去。
  
      顾沛蕖则有些愣住了,却从殿外传来了简严的声音:“皇上说了,易姑姑做的膳食甚是合朕的胃口,而且越吃越想吃,明儿再接着送!”
  
      声音不大,却让宇文焕卿和顾沛蕖听得清楚,只是顾沛蕖此时更加惶惑了,既然知道有毒,为何还要天天让易安来送毒呢?这是做给谁看呢?
  
      宇文焕卿看顾沛蕖盯着他寻找答案,便知道瞒是瞒不住了,便拉着她坐回了床上:“苒苒放心,朕早有准备,不曾吃过她送来的东西。”
  
      “皇上知道,臣妾想知道的不止这个!”
  
      顾沛蕖不知道最近宫里发生了什么,她一直在为南宫清与南宫澈破解了紫玉莲花壶的奥秘而高兴,今日又除去了黛鸢,换得了章龄妤的信任,她觉得一切都在按照他们最初计划的方向发展了。
  
      可是易安却在谋害皇上,她不是戚媚身边的老人儿么?看着皇上、初云还有宇文焕渊长大的姑姑,她怎么会生出谋害天子的心思呢?
  
      宇文焕卿将她按回了床榻上,为其盖好被子,吻了吻她的额头轻声调笑:“这件事儿说来话长,你让朕从何说起啊?”
  
      顾沛蕖倔强地转过身抱住他的腰,一脸认真地说:“那就从最初开始说,臣妾想知道,而且也不困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事朕也是刚刚调查清楚,既然朕说过此生不予骗你,便告诉你吧,但是你要保证不可多思多虑,一切都以身体为要!”
  
      宇文焕卿揉着她的发丝,讲话说得明白,一双寒凉又带着脉脉温情的眼睛在等她的答复。
  
      顾沛蕖则很郑重地点着头,等着这个不知从何说起的故事,慢慢开启。
  
      原来,当年北越公主魏子烟被成祖皇帝求娶回宫,封为贵妃,一时间宠冠六宫,风头无两。而随北越公主一同进宫的便有宫女易安,因为她不是魏子烟的贴身宫婢,便以陪嫁仆役的身份被掌乐司挑了去。
  
      起先因为她年龄偏长,本是要年满二十五就放出宫的,可是她却是个能歌善舞的奇才,舞蹈之美颇得掌乐欣赏,所以就破格提拔为了乐坊的教习。最后成了掌乐的姑姑,最后为掌乐司的掌乐官。而太后戚媚亦是得她提拔引荐给皇上的,进而成了皇上的宠妃。
  
      而后,成祖皇帝吞并了北越,北越国灭,魏贵妃因此记恨成祖皇帝,刺杀不成反被赐死,奈何她当时怀有身孕,便准许其生子后再自裁。后来的事情便是易安犯错被罚入冷宫——离宫,在那里她照顾戚媚母子,一并照顾魏贵妃所留下的孩子——宇文焕渊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